Google I/O 2016 的 Keynote 部分结束后,各大媒体总会开始进行报道。然而作为一项面向开发者的活动,一般媒体都将其当作产品发布会来报道,以至于通篇流水账,完全不知所云。我今年是在桂林路的 GDG Shanghai Launchpad 和许多人一起观看了 Google I/O 2016 的直播。报名人数远超预期,导致场馆拥挤不堪,说实话,我甚至只能看半个屏幕。好在我英语听力水平不次,回来又看了一遍重播,对于 Google 在这次 Keynote 中想表达的大概有了清晰的认识。

Google 的机器学习能力有多深?

Google 在这次会议上确实是以「产品」作为支撑发布会结构的。但是 Google Home, Google Assistant, Allo 再到 SyntaxNet,Google 在试图表达的重要观点是他们在机器学习,特别是自然语义处理(Ne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, NLP)上绝对过人的天赋。

要说人工智能,不得不提到 Allan Turing 在 1950 年发表的论文「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」,机器计算和智能。在这篇论文中,Allan Turing 革命性提出了 人工智能 的判断标准,也就是所谓 图灵测试。在这篇论文中,图灵特意举出了一些机器在做智能时需要克服的点,尤其是机器需要对上下文拥有智能。

Google Now 的进化版本,Google Assistant 就拥有上下文的智能。你可以先问「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意大利菜吗?」「能预定后天去这家餐厅吗?」「能告诉 Allen 一起来吗?」Google Assistant 具有理解上下文的能力,所以它知道你说的这家餐厅是上文中由 Google 推荐的意大利菜餐厅,以及你希望通知给 Allan 的是你想约他去这家餐厅在后天吃饭的事情。这就是不可多得的上下文理解能力,它并不是受限于实际规定好的语音助手对话的思路,而是完全基于其对自然语义的理解。

拥有了对上下文理解的神奇能力,Google 自然可以做更多。除了终端形态的 Google Home 以外,Allo 其实是 Google Assistant 的进阶产品。有些国内媒体报道说 Allo 是 Google 向社交领域的又一次新的尝试,这绝对是无中生有的事情,Google 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。拥有了上下文理解的能力,Google 可以依据上下文为你的回复提出建议,从而使你处理消息的效率得到空前的提高。至于 Due 的视频聊天、可以变化的聊天框之类的,不过是丰富产品功能,而不是发布一个原型的点睛之笔而已。

Google Assistant 是 Siri 的竞品吗?你就胡扯吧,Google Assistant 是 Skynet 的竞品。

Google 今天拥有了任何其他互联网公司都难以匹敌的机器学习的能力,Google 现在所作的,就是将这种空前的智能,尽可能多地运用到 Google 的产品中。这是这场 I/O 大会上,花最大篇幅讲的事情。

VR 需要怎样的生态?

Google Daydream 的提出不是孤立的,它是 Android N 的一部分,大可不能孤立来看。VR 设备对于渲染的要求是空前的,对于相同场景的渲染,其算力的要求几乎是数倍于传统 3D 应用的。所以我们见到 VR 设备通常需要一台性能强大的主机作为其算力的提供。手机能作为 VR 的运算显示设备吗?

首先,为什么要用手机作 VR 的运算显示设备。在今天,VR 还没有广泛普及,更实际的情况是,大多数人都没有体验过 VR 的神奇。VR 设备昂贵的价格注定了它推广和铺货难度极高。在三年前的 Google I/O 大会上 Google 拿出的 Cardboard 将 VR 的成本一下子降低到了一个极低的程度,中国现在销售的大多数 VR 设备,无疑就是 Cardboard,以及基于 Cardboard 设计修改的延伸产品。

但 Cardboard 的体验无疑是比较差的,受限于手机的算力,手机的 VR 场景过于简单。Google 所构想的手机 VR 是「可用于体验」的,而不是「存在于技术」的。作为一家软件公司,Google 所作的是支持 Vulkan API 大幅提高渲染性能、新的 JIT 编译器大幅提高运算性能、提出硬件标准给予参考。而这三者都囊括在了 Android N 的更新之中。

硬件 -> API -> 应用 的完整生态由 Google 所构建。没有便于开发的 API,大多数开发者都没有足够的性能优化能力。没有合适的硬件标准,那么硬件厂商也只会随心所欲地设计而不能兼容。Google 所作的比起国内大多数 VR 公司想得都清楚和明白得多,而 Google 也有这个技术能力去实现它。

Android N

Android N 还有一些其它关键的点。Google 这次 N Preview 提出得非常早,现在又放出给 N 的开发代号起名字的活动。以及这次放出的 Android Wear 2.0 的系统,我们可以看成 Android Wear N 的版本。其实际是希望开发者参与到 Android N 的开发中来,由开发者的实际使用来进化 Android N 的 API 设计。Android N 从某种角度就是微软的 Windows 10,一个由社区推动,不断更新的操作系统。不过好在 Google 似乎对于品控非常在意,就目前的测试版来看,也不至于存在那么多 bug。也避免新版本系统对应用适配存在问题。

另一方面 Android N 与 Android Studio 的新更新结合非常紧密。Android Studio 所提出的 Instant Deploy,也就是在测试程序时,通过分析修改了的部分的代码,部分更新程序而不必整个重新运行,大大方便了软件开发过程中调试的过程。而利用这种部分更新的特性,Google 这次也带来了可以即时运行的程序,让 App 的体验省去了下载的步骤。虽然是细微的变化,但带来的用户体验的提升是非常好的,同时也证明了 Google Android Studio 的开发与 Android Platform 的开发步调一致。

Google 这次通过 Google I/O 所展示的,并不是一个个孤立的产品。其实所要展示的是 Google 产品之间的联系、生态,以及 Google 在这些产品背后的技术实力。这种贯穿始终的硬实力,是任何一家国内靠情怀、贬低友商、炒股票和耍猴为生的国内互联网厂商所根本无法达到的。看起来相似的演说、场地和产品发布,其背后的深度实在是大为不同。